菜鸟驿站进军万亿社区市场

小松 40 0

文|祝颖丽

编辑|斯问

“老板娘,取一下快递。”“取件码多少?”

“老板娘,我的紫甘蓝到了吗?”“在后面货架上。”

“老板娘,团购的东西总共多少钱?” “480。”

6月23日,南京阴雨绵绵,刘红梅的店里却比往常更加热闹。

菜鸟驿站站长干了7年,站点的快递收发,从最初的五六十票到现在每天一千多票,加上社区团购的生意,她的月收入将近一万五。

这天下午3点,她最新的一单团购刚刚成团,金额高达1万,按照10%左右的抽成,她能拿到1000块佣金。

同一个时刻,在杭州,菜鸟宣布驿站进行品牌升级,超越快递服务,进化为社区生活服务商。刘红梅的站点成为一个典型案例。

菜鸟总裁万霖提到了此次菜鸟驿站升级的背景,“疫情期间,菜鸟不仅收发快递包裹,还承担了社区服务的中心功能”。此外,菜鸟驿站还解决了很大一部分就业问题,“到目前有超过100万人申请了菜鸟驿站,一半都是90后。”

菜鸟驿站CEO梅锋峰则介绍了菜鸟驿站的下一步计划,“加快数字社区生活中心的建设,打造下一代城市末端基础设施。”

具体而言,菜鸟驿站会通过推出团购、洗衣、回收等一站式服务,进军社区服务的新商业赛道。

在中国,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社区成为一个被反复提及的概念。疫情期间,社区团购的火爆进一步验证了社区零售、服务的可能性。

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社区服务市场规模将达13.5万亿元。

面对这个万亿市场,菜鸟驿站的入局会带来什么新的变量,这个市场从起步后又会有哪些看点?

菜鸟要做社区服务

要理解菜鸟驿站的升级和进化,首先要厘清两种末端服务的主要差别。

目前快递的最后100米的交付除了送货上门,就是快递柜和驿站两种模式。

丰巢快递柜此前因为5毛钱的涨价风波,模式被扒得干干净净,电商在线也通过文章《丰巢向5毛钱折腰,快递柜是个什么生意?》分析过它的赚钱方式。

与快递柜这种人机交互相比,驿站的模式更为人性化,通常是超市老板兼职做快递包裹的收发,因为聚集了人流量,加上站长本人的服务加成,团购、洗衣、回收也会同步进行。

换句话说,站长成为了两种末端服务模式最核心的差别。

刘红梅是80后,在社区门口开了一个小超市,2013年这个超市变成了现在的菜鸟驿站。

经年累月的收发快递,让她与周边的居民建立了信任,因为这层信任,服务和互惠也就衍生了。

刘红梅告诉电商在线,这两年,她光是微信好友就加了上千个,目前手上有两个群,加起来700人,都是非常熟悉的居民。

靠着这些“私域流量”,刘红梅2017年就尝试过做社区团购,不过因为商品供应问题,做得并不大。

菜鸟驿站的升级,首要解决的正是供应链问题。

升级后的菜鸟驿站与大润发、欧尚等全国连锁商超进行合作,这意味着社区居民有超过两万种品类商品可选择,包括生鲜蔬果、日用百货等等。团购模式下,新的获客、库存、售后方式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商品价格也会更低。

由于站长所起到的推广和服务作用,在技术设计上,菜鸟驿站团购保证了站长的利益,抽佣的机制对站长起了不小的激励作用。

为了让站点更多的人参与团购,刘红梅想了很多法子。比如会为大家精打细算,怎么拼怎么买最合算。比如团购的食品,会自己先买下一点,放在店里,给大家试试味道。

这种策略很奏效,她举了一次最成功的例子,“有一次是团购橙子,大家试着都特别喜欢,最后团了256箱,门口堆得跟水果批发部似的。”

站长被激活为“团长”,事情已经成了一半。而随着驿站有更多密度的渗透,一张社区服务的大网也就铺好了。

据了解,目前,升级后的菜鸟团购业务已经在上海、南京、苏州、成都等15城开放,洗衣服务在成都、苏州推出,回收服务则在深圳、福州等8个城市落地。

物流专家赵小敏很看好菜鸟驿站的升级,“菜鸟对自己要做的事情很清楚,就是做煤电气,当基础设施搭好了,未来它也不会仅限于这一种模式。”

最好的时机

团购、洗衣、回收等社区服务是菜鸟驿站早就有的差异化打法,为什么现在要正式喊出升级进化的目标?

疫情对市场的培育是显而易见的。

经历过居家隔离的人应该会有这样的感受,当你在盒马、叮咚买菜怎么设闹钟都抢不到菜的时候,社区超市老板发起的代买、团购简直是雪中送炭,解决的不光是生存需求还有心理上的安全感。

随着疫情防护的常态化,生活半径越来越小,社区零售和服务所包含的安全、便利、信任对消费者成为尤为重要的因素。

政策也在推动社区商业的发展。

早在2012年,国务院就曾发布文件规定,新建社区商业服务面积占比例不低于10%;2018年8月,北京市更是明确了社区零售店等业态的数量目标,预计到2020年要实现社区基础服务设施的全城市覆盖。

赵小敏告诉电商在线,社区零距离服务会是一个巨大的蛋糕,而疫情之后,谁资金雄厚、资源好、用户黏性高,谁能够提供最短路径的服务和选择,谁就能在这片新的市场抢先占领高地。

除了资金,技术能力、信息化服务也是菜鸟一直以来的护城河。

在6月23日的智慧物流峰会上,总裁万霖表示,“菜鸟是一家数字基础设施公司,未来还会进一步联合快递公司加大技术投入。”

而目前,覆盖全国社区的数万个菜鸟驿站,已经有足够多数字化、智能化尝试,无感取件、刷脸寄件、无人车送货、24小时智能柜……

上下游资源也是菜鸟进军社区零售和服务赛道的保障。

这次合作的大润发和欧尚,就同在阿里巴巴生态。

赵小敏表示,菜鸟驿站在此刻进行升级是一个最好的时机,他对未来菜鸟的社区服务有3个期待,“一是带来新的技术变革;二是未来跟天猫打通;三是探索出线上线下的新的消费方式。”

巨头搅动万亿市场

据观点指数研究院数据,目前,我国在建和存量社区商业总体量在10亿平方米以上,未来10年将形成2万个以上的新社区。

2020年,国内社区服务市场规模将达13.5万亿元。

与发达城市相比,目前国内一线城市的社区商业消费仅占零售总额的三分之一,对比发达国家的60%占比,市场空间巨大。

一个巨大的尚在开垦期的蓝海市场,跃跃欲试的选手也不少。

网经社“电数宝”投融资数据库监测显示,2019年社区零售共有16起融资事件,总金额达79.9亿元人民币。2020年,千万级别的融资也时有发生。

仅就社区团购而言,疫情后再成风口。目前,就有苏宁的苏小团,考拉的考拉精选、美团的松鼠拼拼、每日优鲜的每日一淘、虫妈邻里团、邻邻壹等。

范围扩展到社区零售,则有十荟团、有好东西、食享会、蝌蝌精选、小熊乐团购等数量众多的创业公司集聚赛道。

“目前其实还没有一家脱颖而出的公司,能把社区零售+服务都做到,要看出格局至少还要两三年。”

赵小敏认为,不少公司都在关注这一领域,“关键在于投入的资源和公司的方向。”

菜鸟驿站此次品牌升级,也是前期试水后的瓜熟蒂落。

可以畅想的是,在阿里大力布局同城生活、推进数字新基建的节点,菜鸟驿站正是社区新基建的重要一环。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