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所以离开你》、《非诚勿扰》、《艰难爱情》,加上《好先生》,清新脱俗女星车晓,出演的片名冥冥之中,也在诠释她与前山西首富李兆会短暂婚史。

当红时,她选择嫁给“山西首富”李兆会,当年李大豪砸5000万娶女神那场世纪婚礼,至今仍让人回味无穷。赚得多、花得凶、败得快,没想到两人婚姻仅维持一年多,李兆会也成了最有名“败家子”,10多年来,山西前首富李兆会22亿资产竟然四度流拍,0.2折都无人问津,可叹可悲!

山西首富22亿资产0.2折无人问津

李兆会

负债累累的前山西首富李兆会已多年不露面,以至于各家媒体报道有关他的消息时,仍在沿用他十多年前那张胖乎乎“肥头大耳孩子脸”。

昔日,李兆会父亲执掌海鑫集团之时,集团资产总额高达40.36亿元,当时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运城当地的支柱企业。“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十多年来,这个《桃花扇》唱词似乎用在“败家子”李兆会身上次数是最多的。

也许,昔日风光无限迎娶“女神”,外界也将李兆会定格在只顾挥霍享乐“富二代”印迹,事实上,一度他也被视为“天才”,仅投资民生银行股票就赚得盆满钵溢,有人甚至说他是金融投资的资本大师。

从“富二代”到“山西首富”,再变为“败家子”,其中夹杂太多因素,也不光是李兆会一个人的错。假如非要给他定义的话,只能说他是个复杂的人,在复杂的环境下做了让人费解的败家事。

海鑫集团

6月20日上午10时,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海鑫集团五家公司的843笔应收款项拍卖结束,平台上共有1351人围观,但却无人拍下。

阿里拍卖页面显示,本次拍卖标的物为海鑫集团五公司截止2014年11月12日(破产受理日)的843笔应收款项及1项股利,总计价值22.35亿元的应收账款。

从今年5月起四度流拍,起拍价格也从最初的1.4亿元缩水至最近一次的6000万元,仅为账面金额的2.7%。22亿资产0.2折仍是无人问津,也无人出价。

为什么无人问津呢?道理很简单,这些资产看似很值钱,但很多债权发生于1998年,至今已超22年了,时间最近的债权也是2005年,也都十五年了,里面很多是烂账、陈年呆账,不少诉讼和执行时效已过,甚至有的连执行人都不知下落,也无资产可抵。一句话,乱麻一团,扯不断,理还乱。

顺带提及,2017年12月,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网的信息显示,被执行人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出境。

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2013年1月10日,海博鑫惠与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协议》,获得5.2亿元银行授信,美锦公司、李兆会等作为保证人,为海博鑫惠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美锦担保最高授信额度2亿元。

海博鑫惠为山西前首富李兆会的关联公司,后因海博鑫惠公司出现重大经营风险,授信银行于2014年3月13日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博鑫惠公司向其归还借款本息,美锦公司、李兆会等保证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案件诉讼期间,美锦公司于2014年9月24日代海博鑫惠公司向银行偿还本金2亿元及利息1622.83万元,本息共计2.16亿元。因海博鑫惠公司未向美锦公司偿还上述代偿款,美锦公司遂涉讼。

美锦能源诉讼李兆会案在今年3月15日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院认为,美锦公司依法向海博鑫惠公司行使追偿权于法有据,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李兆会亦应在其担保范围内向原告美锦公司承担责任。

法院判决,海博鑫惠应于判决生效日起十日内向美锦能源支付代偿款本金2.16亿元及利息;李兆会对海博鑫惠上述第一项确定的付款义务中未清偿部分承担四分之一的连带清偿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经过两年的停产后,海鑫集团已经于2016年点火复产。目前,海鑫集团重整而来的山西建龙实业有限公司具备年产560万吨铁、600万吨钢、300万吨热轧卷板、260万吨精品建材、160万吨优特带钢的综合生产能力,目前仍为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仅次于太原钢铁集团。

只不过,这所有的一切,从权益角度来说,已和李兆会家族无关,如何说彼此关系的话,也仅能从企业创始历史提及了。截至去年8月,山西前首富李兆会已相继被上海、浙江、北京、山西等地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共达十次,且已被限制出境。另据报道,李兆会涉及的诉讼超200起,初步统计其本人面临的债务纠纷金额仍然超过10亿元。

李兆会迎娶女星车晓的场面

女星车晓或许未料到,昔日李兆会豪砸5000万迎娶的接亲热闹场面,1年多之后就结束了。

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2003年1月因金钱纠纷,在办公室遭人枪杀毙命,那时的李兆会才22岁。李兆会,1981年出生于山西闻喜。当时,在澳洲留学的李兆会,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马上返回接管父亲创办的事业——海鑫钢铁,仓促接班。

事实上,李兆会也不是个庸庸碌碌的“富二代”,仅2年他就将父亲留下的40多亿资产,增加至125亿元人民币,并荣登“山西首富”宝座。在他巅峰时,因迎娶女星车晓举办的豪华婚礼,也拱上了各大媒体的版面。

会赚钱,李兆会更会花钱,2000万元劳斯莱斯豪车,3亿元一架私人飞机,他也显示出自己“土豪”的一面。

随着钢铁行业从“香饽饽”走向“白菜价”,李兆会家族掌控的海鑫钢铁命运也走到了尽头。婚后不久,李兆会的事业已出现危机,资金链吃紧,即便如此,为了迎合“女神”芳心不变,他给妻子车晓一张无限制消费的信用卡。据说,一年下来,消费额达2000万以上。

后来,李兆会母亲希望车晓退出娱乐圈,车晓不从,加上夫妻两个生活上少交集,最后以离婚收场。

“败家子”李兆会养成记

山西建龙的李海仓塑像

过去,山西闻喜县有句口头语:“有困难,找春元,和110一样管用。”由此可见李兆会的爷爷李春元在当地的影响力。

事实上,当年父亲被枪杀,也是爷爷一手将孙儿李兆会扶上接班宝座的,算是隔代传承。

李春元曾做过大队书记,后来创办一家年利润千万以上的企业,主要招收残疾人。李海仓创业之初,也是靠李春元给予了大量支持。本地人说,李春元事实上是海鑫钢铁的大家长,他是一个有魄力、有仁义、有功绩的老人。

李海仓,算是事业成功的二代,几个兄弟基本上是靠他的提携才有所成就的。对最出色的二代李海仓,做父亲的李春元自然格外偏爱,时年48岁的李海仓意外离世,做爷爷的李春元也将一腔热血倾注到孙儿李兆会的身上。

李海仓,生于1955年12月,是李春元的第三个儿子。读初中时,李海仓没有继续上学,于1978年先后到东镇的棉加站、五四一厂当临时工。后来,他被父亲安排回村里开办的油坊做事。

原海鑫钢铁董事长李海仓

开办肥皂厂,让李海仓一举变为“万元户”,他算是“先富起来”的那批人。因缘巧合,一次上集市买肥皂,他发现产品脱销,也觉得这是个商机。于是,他跑去运城的肥皂厂,找师傅学艺,回来后在队里的支持下办起了工厂。当时有和村里生产队签订分红协议,也是靠他父亲李春元的影响力。

1981年,肥皂在市场也不吃香了,李海仓关了工厂,已赚到第一桶金的他,开办了川口综合商店,类似今天的商超。据说,五年下来,他已有23万元的存款。

1986年,精明的李海仓又发现焦炭有市场,后来与闻喜县的白水泥厂合资创办焦化厂,到1991年,李海仓的“联合焦化厂”固定资产已达2000万元。1992年,海鑫钢铁创办,此后,他几乎以一年办一个厂的速度在扩张。

后来,海鑫集团下设三铁焦化厂、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海鑫投资有限公司、海鑫轧钢有限公司、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海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海鑫鑫公水泥有限公司等七个独立法人企业,共有14个分厂,7300多名职工,在山西仅次于太原钢铁。2002年,李海仓荣登福布斯富豪榜,排名第26名。

2013年,一声枪响,李海仓在办公室躺在血泊中,凶手冯银亮也饮弹自尽,两个人是同村也是同学还同岁。悲剧改变了企业的命运,也改变了代际传承,毕竟,其儿子李兆会是临危承命而走上接班人位置的,事先未接受过接班历练,也为其日后管理企业埋下了隐患。

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

李海仓之死,对于山西钢铁业及民营企业界来说,都是一场“地震”。时任闻喜县领导董鹏翔说:“处理李海仓的丧事不是简单的埋人。”

对于当地主政者来说,是担心李海仓之死会引发连锁反应,毕竟海鑫是本地支柱企业,对于李春元来说,他考虑的是谁来接班。那时,李兆会家族持有海鑫钢铁90%的股权,不存在控制权旁落的问题。当然了,对于海鑫人、以及爷爷李春元来说,选择李兆会掌舵,既有稳定人心上的考虑,更多的还是情感、血缘。

可那时,似乎没有一个人考虑过,李兆会才22岁,是个胜任的接班人吗?

彼时,海鑫钢铁有两个创业元老——李天虎和辛存海,资深老臣,可两人并不和睦,经常吵架。2003年1月29日李海仓下葬之后,由李春元主持的家庭会议,一锤定音让李兆会接班,不过也表态会培养他两年。辛存海还提议,以李天虎为主来培养,平常是集体决策。

李兆会婚礼场面

事实上,对二位“顾命大臣”,李兆会年轻气盛,并不买账,他也极力掌控实权,后来利用二人关系裂痕,李天虎被解除一切职务,在许诺每年300万元的分红之后,辛存海也被赶离了权力中心;此时的李兆会名片,头衔印着“海鑫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一担子挑起。

逼走老臣,李兆会启用了同样没有管理经验的妹妹李兆霞,事实上,就是不相信别人,不敢用外人,管理层也人才凋零,他也不愿意去有经验的管理人才。

醉心金融投资,虽然一时让李兆会有赚快钱的快乐,也至此埋下深坑,债务危机下,“海鑫系”企业走向了破产,李兆会成为最出名的“败家子”。

和他办婚礼的轰动一样,李兆会是失败也轰动,富家子也变成了败家子,事实上也是多年以来传承失败、“富不过三代”经典负面案例。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