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缘来誓你角色:Zon Saifah角色:Tutor Fighter

Fight & Tor

特别篇:生日快乐哦Tutor

“Tutor。”“…”“Tutor!”“…”“Tutor!!!!”“啊?”Tutor抬起头看着Day,而此时Day正在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盯着他看。“下课啦,还不赶紧收拾东西啊?今天你不是要去Gae姐的店里帮忙吗?”“哦对,我差点忘记了呢,现在几点了啊Day?”“四点半,还有时间。”“OK。”Tutor轻轻点头,然后开始把东西都收进自己的书包里。这段时间Gae姐的店里开始搞促销活动,满10泰铢起就可以送货上门,所以下单的顾客激增了很多,所以Tutor的工作量也比以往的要大很多。至于Fai姐那个店,由于有了正式员工入职,所以兼职的工作时长被相应减少,甚至可以说没剩多少了。其实这样也还好,Gae姐这段时间还让他过去帮忙干活。因为如果没有Gae姐…他肯定会一个人孤独地躺在房间里了吧。“怎么摆出这个表情啊?”Day观察了自己的好朋友很久很久,最后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Tutor抬起头来然后摇摇头,像是在跟对方说并没有什么事,“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个意思啊,Tutor。”“是呀。”Saifah也把头伸过来搭话。“跟我们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没什么事了啦。”Tutor再一次否认,这搞到Day和Saifah面面相觑,脸上都充满了疑惑。“跟Fighter学长吵架了吗?”“没有吵架。”Tutor一边回答一边把书包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快步走出了教室,Saifah和Day也紧跟其后。“没有吵架,那为什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啊?”Day小碎步追上Tutor,然后把手搭在Tutor的肩膀上,在问这句话的时候他还特地挑了一下眉毛。“难道你最近手头又紧了?”但是当Saifah转换了话题,Day的脸色也随之而改变。“哎呀…不是那个啦。”Tutor急忙否认。“嗯,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是这个原因,因为Fighter学长肯定会源源不断给你。”“Day,你也知道的,我从来都不会找他要钱。”“就因为你这样子啊。”“这样子?然后呢?”“也没什么啊。”Day开始耍起太极,眼神有点闪缩,因为他已经留意到自己的好朋友正“目露凶光”,所以他不敢再多说什么。Tutor就是这样的人,不喜欢靠别人,就算自己有一个富到流油的男友,也不曾向对方要过一分钱,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但如果不是钱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件事了,会让你的脸色这么难看。”“对。”Saifah点头表示同意,“也就只有Fighter学长了,会让你整天恍恍惚惚神不守舍的,但如果你说并没有跟他吵架,那就表示…”“?”“是你自己在生闷气。”“生什么闷气?我一点都没有啊。”“哎哟喂!”Day拍了一下Tutor的头,同时撇了撇嘴,“你还敢否认啊?你就是在生闷气啊,但当初又是你自己支持他去罗勇府(译者注:罗勇府,位于泰国东部,距离曼谷约3小时车程)实习的,所以你并没有资格生他的气啦。”“…”Tutor沉默了,因为当初就是他建议让Fighter学长选择去罗勇府的大工厂实习,而不是留在曼谷的工厂。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积累经验的机会,所以他就让Fighter学长选择了那里。“看吧!!我就说嘛!!为什么我买彩票就没有这么准呢Day。”“…”Tutor还在沉默中,并没说任何的话,仅仅是轻声叹气。“真的吗?”Saifah嘴角带笑,“现在你跟他在一起,都开始像个思念郎君的小媳妇一样了啊?如果我把这个告诉Zon,他肯定坐飞机火箭大炮过来看看你现在这个表情呢。”“够啦,我才不是那种人呢,你少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确定?”“嗯,确定!我们一会再聊,我要赶着去店里上班啦。”“被人捉到把柄了就赶紧逃跑呀,你生闷气就直说嘛。说实话,如果你现在给Fighter学长打电话把你的感受告诉他,说你正在想他,内心寂寞空虚冷。我敢保证学长他在一个小时内就会开车从罗勇飙到你宿舍门口,信我!!!说不定他还会当即决定申请调回曼谷总部实习呢。因为他实习的那个工厂在曼谷有总部的,对吧Saifah?”“对。”“你想他就直接打给他,告诉他你为什么想他,告诉他你到底想怎么做。我觉得学长随时都会为你着想的。”Tutor看着面前两个玩笑开得不停的朋友,无奈摇摇头。“对了,学长明天会不会回来跟你一起庆祝生日啊Tutor?”“我也不确定啊。”“什么鬼。”Day絮絮叨叨,“如果学长他不来找你,Hwa说我们可以带你去玩。”“Zon也这样跟我说的,但是如果你要跟Day去也行。”“…”Tutor保持沉默,并没有说要跟Day还是跟Saifah去玩。“那到时候如果学长不回来,你再给我打电话吧,我再转告Hwa。”“Day你就直接跟Hwa去玩吧,你们别拉上他了,因为Fighter学长会来的啦。”“那如果不回来呢?明天那些公司又不像我们学校一样会放假。”对的,明天不是周末,所以预料不到Fighter学长能不能抽出时间回来。“嗯嗯,那到时候再说吧。”Tutor说完就跳上了校车,准备去Gae姐的店里上班。其实他并没有对Fighter学长产生什么怨气或者闷气,就算Fighter学长没有来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也没关系,但他现在之所以有情绪,只是因为…觉得有点沮丧而已。事情的关键不在于生日,而是两人长时间不能见面所致。因为在Fighter学长实习初期的时候,他还是会像往常一样来找自己,尽管两人相处的时间只有周五晚到周日的傍晚。但他仍然觉得这种对每周五的等待是有意义的,因为他很清楚在那个时间会有某个人来找自己。然而…最近两三个星期Fighter学长却像消失了一样,只是在Line上面发信息说等这段时间有空了就会来曼谷找他。而Tutor也很明白工程学院实习生的时间安排不是能够比较自由调度的,再说Fighter学长的空余时间跟Tutor的也很难有重合。早知道这样,当初Fighter学长选择实习地点的时候,他就让Fighter学长选择曼谷的工厂好了。也不知道如果现在跟Fighter学长说让他申请调回曼谷总部,Fighter学长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人呢。唉,算了,虽然没办法常常见面,但至少两人还能给对方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尽管次数少得难以一解相思之愁。如果有人问他有多想念Fighter学长…肯定无比想念啊。这种思念之情足以让Tutor油然而生一种寂寞感。22:20Fighter学长::刚下班。Tutor::吃饭了吗?Fighter学长::吃了,今天公司里有前辈生日,现在我正在带他们回家,都喝醉了。Tutor::你开车送他们吗?Fighter学长::对,今天我没有跟他们喝酒。Tutor盯着手机屏幕,认真地把自己想说的话输入到聊天框。[那你送他们回家之后,来找我一下可以吗,我…想]但最终他还是把全部信息删除了。Tutor::那开车小心哦,到宿舍记得给我发信息。Fighter学长:好滴,亲爱的!Tutor看着最后一句话,终于绽放出笑容,尽管这只是文字,但他仍像是听到了Fighter学长亲口说出了这句话。不管这句话是文字版还是语音版的,他每一次都会觉得…有点害羞。最后,当他看到对方没再回复什么了,就把手机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然后轻轻拨弄了一下头上那块小小的毛巾,以让自己那湿漉漉的头发变干一点。但是也许因为太劳累了,最后他也没顾上头发是否已经变干,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Tutor挪动了一下身体,把头埋到了那个白色软软的枕头上,就慢慢合上了眼睛。在梦中,他看到了Fighter学长正在把自己拉过去紧紧抱着,嘴巴里呢喃着说想念之类的话。当他慢慢把眼睛睁开的时候,才发现Fighter学长原来早就在自己的眼前,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停留在梦中,但这种感觉真的超级真实啊。“Tutor。”“…”“Tutor。”耳边响起一句柔和的呼唤声,Tutor慢慢睁开眼睛,因为他感觉到有一股橘色的光正照在自己的脸上。尽管这个光线的强度并没有让他感到强烈的不适,当他就是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直到他完全把眼睛睁开,他才看到某人正端着一块蛋糕坐在他面前。“Fighter…学长?”“嗯,是我呀。”“…”“祝你生日快乐哦。”“嗯。”“这么这个表情啊?”“我哪有做什么表情啊?”“”你搞得像是要哭的样子啊。“我一点都没有要那样。”Tutor抿着嘴巴,然后伸手过去扶住对方手中的蛋糕。“想我了吧。”“…”“你以为我不会回来给自己的男友庆祝生日送祝福吗?你这个爱哭鬼呀。”“我哪有爱哭啊。”“确定吗?”“是呀,可以让我许愿吹蜡烛了吗?”Tutor假装不耐烦,想把话题的重点转开来。“可以啦。”Fighter学长笑了笑,把插了几根蜡烛的蛋糕递过去给对方,Tutor闭上眼睛合上双掌,然后许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愿望。接着他张开那小小的嘴唇,从口腔里吹出一口气把蜡烛吹灭,然后抬起头来微笑着看那个端着蛋糕的人,此时Fighter学长也顺便把另一只手腾出来伸到床头那边打开了床头灯。“你许了什么愿望?”“说了就不灵验了啊!”“小气。”“本来就是这样啊,对了,还是说回你吧,你怎么来了?刚才聊信息的时候,你不是要送公司的人回家吗?”“是呀。”Fighter学长点点头,“我送完之后,就开车来找你了啊。”“这样啊,那现在几点了?”“凌晨两点多了,你可以继续睡啊,而蛋糕就不用吃了,明天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为什么不吃啊?”Tutor皱了皱眉头问。“因为…”“因为什么?”“因为它应该不太好吃…吧?”“什么意思啊?你是从哪里买来的啊?”Tutor说着就伸手过去接过蛋糕,想再一次看清楚这块蛋糕的模样。蛋糕的样子有点奇怪,上面的花纹歪歪扭扭的,一点都不像店里卖的那种好看,“Fighter学长,你可别说…”“嗯。”Fighter学长羞涩地点点头。“去开灯呀。”Tutor使唤这个学长去开灯,因为床头灯那些许微弱的光线,不足以让他看得清爱人付出一片心意为他做的蛋糕。“很晚了,继续睡觉啦,明天再看吧。”“不要,我就是想现在看,去开灯。”“Tutor。”学长那很不情愿的声音在Tutor听起来超级可爱,让他不得不开起了玩笑。“害羞个什么劲啊,快点啊亲爱的男友,快去给我开灯,我要给这个男友为我做的惊喜蛋糕拍张照片。”“但卖相真的超级难看啊。”“那又如何啊,这可是我男友做给我的,我一定要拍照留念。”这句话正是上一回Fighter学长对他说的话,如果说Tutor是在模仿Fighter学长上次的话,也没错。而最重要的是,对方为了给自己惊喜而辛苦制作出来的这个蛋糕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自豪感,Tutor是最清楚不过了,“快点呀,Fighter学长。”“嗯嗯,看看就好啦,不用吃也行。”Fighter学长说完就走过去开灯。“怎么会这样啊。”Tutor轻蹙眉头,然后来到房间中间的小矮桌边上坐下来,把手中的蛋糕放在桌子上。接着他拿出手机为这个不如店里蛋糕美观的蛋糕拍起了照片,但对他来说这个蛋糕的地位是那些普通蛋糕无法替代的,因为这是平时不沾阳春水的Fighter学长亲自为他烘焙的呢。“它不好吃的。”“我都还没吃。”“真的不好吃,我让朋友吃了好几遍,有时候他们甚至在我面前直接吐出来了。最后能做成这个样子,其实已经算最好的了。”Fighter学长羞赧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然后才在Tutor的身边坐下来。“很好看啊。”“我的确挺好看的,但是这个蛋糕…”Fighter学长对着这个自己亲手烘焙的蛋糕沮丧地摇摇头,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能做得更好。“别拍这么多啦Tutor,拍这么多干什么啊?”“我要拿去发IG。”“你疯了吧。”“我才没有疯。”“你就不觉得害羞吗?这蛋糕这副模样。”“为什么要觉得害羞啊,这可是我男友做给我的,嗯啊。”Tutor一个侧身躲开了对方的进攻,原来Fighter学长正把自己的嘴巴靠近Tutor的耳旁,想耳鬓厮磨一番,但这个举动让Tutor感到一阵痒,“够啦Fighter学长。”“想吃…”“我也想吃,快去拿勺子吧。”“我不是想吃蛋糕。”“…”“想吃别的。”“你够咯,快去拿勺子。”“什么呀,你是在装糊涂吗?”“去拿勺子。”“Tutor?”“快点,我可是寿星仔啊。”Tutor说完就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拍照上面。“就知道使唤人,到底是谁男友啊?”“我是Fighter学长的男友啊。”Fighter学长嘴角含春地起身去给男友拿来勺子,“现在你可会摆架子了哦。”Fighter学长一边说一边坐下来,然后把下巴枕在男友的肩膀上,一副撒娇的样子。“一起吃吗?”Tutor耸了耸肩,问那个还在对自己撒娇的人。“不要啊,我都吃腻了,如果吃不下你就不用吃了Tutor。我理解的,我也不会生气的,因为味道真的很难吃啊。”Fighter学长对这个年纪比自己小的男友嘟了嘟嘴,然后把手伸过去搂住对方的腰,轻轻在对方那雪白的肩上轻轻吻了一下。Tutor在睡觉时喜欢穿的背心简直就像是为了让Fighter学长对其“毛手毛脚”量身定制的呢。“味道也没有那么差啦。”在尝了一口蛋糕之后,Tutor就转过头来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告诉了这个“蛋糕学徒”。他并没有故意说这话讨好对方,或是特地给对方信心,也许这蛋糕是有点甜,但是其味道真的没有Fighter学长声称的那么糟糕啦。“真的吗?”“真的啊。”Tutor点点头,“你要尝尝看吗?”“不要啊,我都吃了三个星期了,我都要吃吐了。”“等等。”Tutor转过头去看着那个还在把下巴枕在自己肩膀上的人,“你可别说,这三个星期来你神神秘秘消失,就是为了练习做蛋糕啊?”“嗯。”大个子轻轻点头。“还真是个勤奋的好孩子呀。”“还不都是为了你呢。”“真乖。”Tutor笑了笑,然后把手伸过去揉搓了一下Fighter学长的头,一脸的宠溺。他没想到Fighter学长这段时间来之所以对他不如从前,就是为了去学习做蛋糕,“但你这样子玩失踪,你知道吗,我很不开心。”“知道。”“你有多知道。”“超级知道…知道这里有某个人在想我。”“既然你都知道了,以后可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哦。”Tutor说完就转过去看着Fighter学长,一脸认真的样子。因为两人无法见面或者抚摸对方的这段日子,他真是超级思念对方。“我想你了。”“我也想你。”“超级超级想。”“我比你更多一点。”“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真的就是比你多一点思念啊。”“…”“…”在一片沉默中,两人深情对视,眼神中流露出很复杂的情感,所以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过了一会之后,Tutor已经坐在了Fighter学长的身上,呼着一股股热气的薄唇正在Fighter学长的身上游走,从脖子到耳朵,再到脸颊,最后到达Fighter学长的嘴唇,如此往复。两人对彼此的思念之情开始通过这些欲火焚身般的举动,被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直到最后,Tutor才主动把自己的嘴巴挪开。“怎么了?”对方嘎然而止的举动,让正在“性”致勃勃的Fighter学长一头雾水,此时Tutor还挣扎着从Fighter学长的身上下来了。“我要吃蛋糕。”“现在是吃蛋糕的时候吗Tutor?”“我就是想吃你做的蛋糕啊。”“但我不想吃蛋糕,我想吃别的。”“你不准说话,你这个罪人,知道吗?”“什么罪?”“就是无端端消失了三个星期,让别人为你思念得肝肠寸断啊。”“我也很想你啊。”Fighter学长挪了一下身体把Tutor抱紧,此时Tutor一心想着要把面前的那块蛋糕吃完。“我超级想你,都不想去实习了呢,我想申请调回曼谷。”“…”“不想留在罗勇了,不想待在那里了。”“那就别待了。”“说真的哦,确定哦,那我明天就向总部申请调回来。”“你搞得好像你一开始就不想待在罗勇府一样。”“对呀,我一开始就不想在那边待的。”Tutor坦白,“但是你说去那边能够学会很多的经验,我就听你的话咯。”“你之所以去那边,完全是因为听我话?”“嗯。”Fighter学长点点头。“Fighter学长。”一听到这样的回答,Tutor心里有一种内疚之情油然而生,“你不用事事都顺着我的性子来啊,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的路,你要学会自己做抉择。我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想让你获取一些好的经验,但如果你不想去,你也可以不用去的。”“…”“以后可不要这样了哦,这样会让我以后都不敢替你做参考了呢。”“别说这种话啦。”“因为我真的有这种感觉啊。”“OK,OK,我答应你,以后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要遵循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我的这些人生决定里,都会有你的一席之地。你可不准逃跑掉哦,也不准不来替我做参考,OK吗?”“…”“Tutor。”“嗯。知道啦!”“”我爱你Tutor,所以才会什么都听你的。“你可以爱我,但是你也要跟着自己的心走。”“…”“Fighter学长…我永远都会尊重你的任何决定,就算当初你没有听我的话去罗勇,我也不会说你什么的。你可以爱我,但你也要学会爱自己,尊重自己,知道吗学长?”“知道啦,我答应你,我以后对自己的爱就跟我对你的爱一样。”“学长你真的…”Tutor轻声嘀咕了一句,然后转身去又挖了一大勺蛋糕准备放进自己嘴里,但突然间却被某人的手拉住了,身旁大个子正在嚣张地挑眉毛,“你干什么啊?”Tutor皱眉看着那个正准备把他抱去床上睡觉的大个子。“你刚才说,让我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对吗?”“对。”“那现在我更想吃别的,而不想吃蛋糕了,所以呢,我要按照自己的内心想法来做咯。”“…”“生日快乐哦…我的小男友。”

更多章节请戳序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特别篇Fight & Tor 篇序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文:大文

上一篇房企变革不是请客吃饭

下一篇当前文章已是最新一篇了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